沈葆桢
清朝大臣。字翰亭,又字幼丹。福建闽侯人。1847年(道光二十七年)中进士,选庶吉士,授编修。1854年)咸丰四年)擢御史。次年任江西九江知府,随曾国藩管营务,同太平军作战,后署广信知府。1858年迁广(信)、饶(州)、九(江)、南(康)兵备道,加按察使衔。旋调赣南总兵。1862年(同治元年)经曾国藩举荐,出任江西巡抚,倚用湘军将领王德榜等镇压太平军。1864年俘洪仁玕和幼天王后,加以杀害,受清廷赏赐,加头品顶戴。1866年由左宗棠保荐,继左任福建船政大臣,专主福州船政局。翌年拒绝福州税务司、法国人美理登充任船政监督的要求,反对法国领事巴世栋干预船政。同时,重视西学,任用熟谙西法、通晓外语之人才;招收第一届学习造船与驾驶的学员,使船政局成为中国近代科技人才和海军将领的培养基地。1874年日本入侵台湾时,受命钦差大臣办理台湾等处海防,兼理各国事务。乃率舰队驶往台湾,部署防务,加强战备,在给侵台日军司令西乡从道的照会中宣布“中国版图,尺寸不敢与人”,遏制了日本侵占台湾的行动,使日军退出台湾。继对开发、经营台湾颇有建树,购买机器,开采基隆煤矿,奏请开垦台东高山族聚居地,加强闽、台间的政治、经济联系。 1875年升任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,督办南洋海防,筹建南洋海军,与李鸿章同为清廷筹办海军的主持者。任内,提倡修河堤,行海运,鼓励江北劳力迁至江南,认真整顿吏治。但对江浙地区哥老会等的起义严加镇压。1879年(光绪五年)12月卒于两江总督任上。清廷追赠太子太保,谥文肃。辑有《忱文肃公政书》等。

沈葆桢简介中指出沈葆桢字幼丹,又名沈振宗,是中国近代史上造船事业、海军事业的奠基人。沈葆桢1820年出生在福建福州的一个贫穷家庭,是晚清时代的民族英雄、政治家、军事家。沈葆桢简介提到他祖籍在河南,后来迁到浙江一带,雍正时期迁居到福建。沈葆桢的父亲是一个私塾先生,母亲每天做女工补贴家用,承担了相夫教子的重任,沈葆桢的舅舅是著名的民族英雄林则徐,他经常到林则徐的书房阅读,故而思想也比较先进。

道光年间,年仅十六岁的沈葆桢便考取了功名,在沈葆桢二十岁的时候,林则徐虎门销烟引发了列强采取强硬态度,鸦片战争爆发。在林则徐和沈葆桢父母的主持下,沈葆桢和林则徐的女儿林普晴成亲。后来沈葆桢升调监察御史一职。沈葆桢简介上记载他在咸丰年间被重用,出任江西九江知府的职位,不久又被曾国藩派到安庆大营中。后来日本发动侵台战争,沈葆桢被派遣到台湾任命钦差大臣,主管台湾方面的海防任务,并与日本方面交涉,使日军退兵。光绪年间沈葆桢回到朝廷,任两江总督一职,开始督办南洋水师,后来由于经费问题,率先组建了北洋水师。

1879年沈葆桢在江宁病逝,年仅五十九岁,谥号文肃,朝廷追谥沈葆桢太子太保的称号,这就是沈葆桢简介的主要内容了。

沈葆桢最后怎么死的

关于沈葆桢怎么死的这一问题,史料记载并不多。对于沈葆桢怎么死的,官方说法是沈葆桢在任江西巡抚期间病逝于榻上。但在一些民间记载中指出沈葆桢是非正常死亡,他并不是老死或病死,而是另有其因。

记载中指出沈葆桢死时瑟瑟发抖,并且不断的发出阵阵怪叫声,手舞足蹈就像疯了一般,死的时候眼睛瞪得大大的,场面很骇人。有人说沈葆桢是被鬼掐死的,沈葆桢成为朝廷命官之后,难免会出现错误,冤杀了一些好人,被一些冤死鬼缠身。据说沈葆桢病重之时,探病者络绎不绝,而沈葆桢唯独拉住江宁市长涂宗瀛的手不松开,有人推断当时沈葆桢觉得涂宗瀛身边的鬼气更淡一些,于是就说出“留涂侍病,须臾不许离”这句遗言。

沈葆桢怎么死的呢?涂宗瀛一直在沈葆桢床前服侍,几天几夜没合眼。有一天他遇到要事,看沈葆桢睡的正熟,就起身离去。也就一瞬间沈葆桢便开始鬼哭狼嚎,涂宗瀛赶紧返回,就晚了一步,沈葆桢便与世辞绝。据说沈葆桢死时十分的吓人,舌头伸出就像狗吐舌一样,满身都是一寸深的爪印子,看特征确实像鬼掐死的。虽然这一说法有失科学性,但俗话说的好九层底下无鬼魂,三尺头上有神明。人在做天在看,如果沈葆桢这一生确实负债累累、作恶多端,惨死或许就是沈葆桢的报应。

沈葆桢故居在哪个地方

沈葆桢故居在福建福州的宫巷内,号码为二十六号。沈葆桢故居最开始建造于明朝天启年间,在数年之间,这所宅子便多次更换主人,直到沈葆桢购买了这座大房宅,对这所房子加以修缮改造,这里便成了沈葆桢故居。

沈葆桢故居结构为木,四面都是风火墙,做工非常的精细,整体呈流线型,墙头呈翘角状,还有彩色的人像泥塑,花鸟虫鱼鸟兽各类,俗称墙头花。沈葆桢故居的整个院落呈三进三出型,还布有三座花厅。沈葆桢故居是一所典型的表现福州官宦人家宅邸特色的建筑。沈葆桢故居坐北朝南,进门就有一面大屏风,两侧是耳房,绕过屏风便是天井和回廊,沈葆桢故居大厅建造的高大敞亮,是接待客人举办宴席的地方,后厅上方摆放了祖先的神龛。西侧院和大院之间隔了一堵高墙,按照大院的格局平分了三座花厅,开辟了一座小门和大院相连接。现在这所房子就是沈家后人的住宅,是清朝时期福州典型的有钱人家。

1996年的时候,沈葆桢故居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2006年沈葆桢故居又成为国家级的文物保护单位。到了现在这所故居已成风烛残年之势,岌岌可危。福州市的三坊七巷保护修复工程也将沈葆桢故居纳入保护范围,大力进行修复工作。人们盼望着这座久远的宅子还能长久的保留下去。

沈葆桢后人生活状况

沈葆桢后人中最出名的是沈丹昆,他是沈葆桢第六代嫡孙,父亲是沈祖牟。身为沈葆桢后人,沈丹昆的父亲沈祖牟深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,后来成为一名新月派的诗人。沈祖牟的诗,最开始只是单纯的追求技巧的精湛以及感情的纯真,但是随着社会环境的不断变化,抗日战争爆发后,沈祖牟的诗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笔下的诗词感情不再纯真,反而变得非常的残酷严峻,处处透露出对国家的未来发展的担忧。

沈祖牟的儿子,也就是沈葆桢的第六代孙子沈丹昆从小就生活在福州,在他的记忆中,自己的祖母每逢过年都会将集中的祖宗排位拿出来,让大家磕头,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到了祖母去世,由此可以看出,沈葆桢后人对沈葆桢的敬佩和爱戴。另外,沈家的古宅曾经是一处盐仓,是沈葆桢当年用仅有的积蓄买下的。

沈丹坤作为沈葆桢后人中最出名的一位,是有原因的。作为沈家的长房长孙,沈丹昆在93年之后,开始致力于收集自己的祖先沈葆桢的资料,并且出席了每场跟沈葆桢有关的纪念活动。近几年来,他开始担负起联络海峡两岸沈葆桢后人的工作,促进了两岸的文化交流。世人可以看出,沈葆桢后人并没有给沈葆桢丢脸,他们一直在为祖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,这也是沈葆桢所希望看到的。

沈葆桢墓在哪里

沈葆桢去世后,人们将他的陵墓修建在福建福州市西郊的梅亭村,沈葆桢墓在梅亭村火烽山的南侧,整个坐北朝南,呈一个如意形状。

沈葆桢墓是三合土构筑,拥有四层墓埕,整个沈葆桢墓宽十点九米,深二十点五米,密封的土堆高高的隆起,形状就像一把倒置着的釜。沈葆桢墓密封的土堆前安置着花岗石的墓碑,墓碑高约八十五分米,宽六十分米,沈葆桢的墓碑厚度达一百五十五公分,看起来是非常的高大雄壮,足以显现立碑的人对沈葆桢去世的哀痛之意。

墓碑上刻有碑文,上书字体为楷书,是对沈葆桢墓的主人描述,称沈葆桢为资政大人。沈葆桢墓碑的两边分别立着一对三合土铸造的狮子,雄狮子呈现戏球嬉闹的状态,而雌狮子携带着小狮子在另一侧。沈葆桢墓的祭台案上有动物的浮雕。这是当年沈葆桢墓刚刚建造出时的状态,足以说明沈葆桢仙逝时对世人的打击多大、世人对他多么的不舍。沈葆桢墓经过长年的风吹雨打,已没了早年的完整,墓碑两侧都已经残缺不全,碑文也变得模糊不清了,没了往日的风采。

1988年福州文物保管委员会决定对沈葆桢墓进行一番修缮整理,沈葆桢墓才有所改善,继续呈现在世人的面前。1992年沈葆桢墓被列为福州市级文物保护对象,每年都会有许多人前来吊唁这位晚清名臣。

沈葆桢子女资料介绍

史料中并没有关于沈葆桢子女的明确记载。但是根据沈葆桢的婚姻史,还是可以了解到沈葆桢子女的一些信息。

沈葆桢的原配妻子是林则徐的次女林普晴,历史记载林普晴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子,并且与沈葆桢是青梅竹马,两个人成亲后,生活非常幸福。尽管沈葆桢家境贫寒而林普晴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,但成婚后林普晴为了沈葆桢开始学着进厨房,孝敬公婆,是个非常贤惠的妻子。林普晴的一生和沈葆桢育有十个孩子,五个女儿五个儿子,由此可见两人的相爱程度。

沈葆桢一生共有十四个孩子,七子七女,除了林普晴为他生下的十个孩子之外,他的另一位夫人潘氏为他生下了儿子沈璘庆和女儿沈宝,另外一子沈琬庆和女儿沈蘩是夫人吴氏所生。当然妻子林普晴生的十个孩子中,五个儿子在历史上也是留有姓名的,分别是沈玮庆、沈莹庆、沈瑶庆、沈瑜庆和沈璿庆。沈葆桢一生中有这么多的子女,加上家境贫寒,子女的教育是一个大的问题。十几个孩子要请先生来教书也是一笔大的开销,所以并不现实。这时一代才女的林普晴就派上了用场,相传她对沈葆桢的妾室所生的孩子也非常疼爱,甚至视如己出。亲自较孩子们功课,当然女孩子是教女红,甚至吴氏所生的儿子沈琬庆还娶了林普晴的外甥女为妻,由此可以得出,不管是嫡出还是庶出,沈葆桢子女的生活都是非常幸福的。